脴媒脙没碌脛

Title:脣庐脧脡禄炉媒S
Subject:FICTION Scarica il testo


水仙化齋
 
很久很久以前,在漳州南鄉的圓山腳下,有個小村庄。村庄邊上,住著一家窮苦的農民。老夫妻拉扯著一個獨生孩子,住在一間透風漏雨的破茅屋里,種著門口三畝瘠薄的砂質田,好容易才把獨生子撫養成人。老頭子就筋疲力盡地累死了,剩下孤兒寡母,相依為命,苦度時光。三畝砂質田,一年的收成,還不夠充母子倆半年的糠菜糧。兒子只好起早貪黑地上圓山砍柴,賣點錢來補日用,這樣才勉勉強強地持維母子兩人的生活。
有一年,正當數九寒冬的時節,天色陰沈沈的,像罩著一重灰色的天幕,沒有一絲陽光透露出來。快到正午時分,老媽媽不安地走門口望望天空,只見圓山早被濃厚的濕云遮沒了。颼颼的寒風卷著蒙蒙的冷雨,向茅屋直卷進來。老媽媽打了個寒噤,不由得擔心起正在山頂砍柴的苦命兒子來了,惦記著他身上穿的那么單薄。她彷佛看見兒子這時被淋得渾身濕透了,又冷又餓地挑著一擔濕柴,正一步一滑地邁步走下山來。老媽媽心肝絞疼地可憐著兒子,趕緊燒鍋作飯。她把米缸里剩下的一點米,全都倒進鍋里煮。煮熟后,她先撈了一碗香噴噴的干飯,准備給兒子回來充飢御寒用。自己就把剩下的米湯,和上點糠菜,熬成一碗稀粥,喝了墊墊肚子。
這時,天已過了中午,雨越下越大,茅屋里到處淅淅瀝瀝地漏著雨水。老媽媽把那碗白米飯燉在熱鍋里,坐在□下烤火,等著兒子回來。忽然,一陣寒風沖開了柴扉,傳進一聲淒慘的調用聲:
"好冷啊,可憐可憐我,餓呵……"
這沙啞的聲音,打動了老媽媽的心弦,她急忙到門口一看,原來是個討飯的老頭子。只見他須發花白,衣衫襤褸,戴一頂破斗笠,拄著一根拐杖,渾身哆嗦著,站在雨地里呼號。老媽媽趕緊把他扶進茅屋,安置在大門口烤火。老頭子手腳凍僵了,兩眼發直,一邊痛苦地呻吟著,一邊喚冷叫餓。老媽媽想了想,家里再也沒有什么吃的東西了,只好倒了一碗開水給他喝。老頭子喝完開水暖和些了,但還是一個勁地喚"餓,餓!"不停地呻吟著。老媽媽很可憐這個討飯的老頭子,但是,鍋里只一碗干飯,該給誰吃呢?她一想到兒子馬上要回家來了,一進門,又冷又餓又累,不吃碗熱飯怎么行呢?可是又想到這個老頭子,恐怕已餓了好几天了,如果再餓一天,可能就會死掉。她想到這里,心里又難過、又慚愧,最后下決心:救人一命要緊﹔兒子還年輕,餓一頓還能頂得住。于是,她揭開鍋蓋,把那碗熱氣騰騰的白米干飯,端到老人面前,讓他吃。老頭子一見熱飯,眼睛就活了,他捧起飯碗狼吞虎咽起來,三口兩口地吃完了干飯,滿頭冒出汗珠來,精神煥發,氣色也轉紅潤了。吃完,他連忙站起來,向老媽媽謝了救命大恩。這時,雨已住了,老頭子拿起斗笠、拐杖,准備告辭了。老媽媽見老人元氣恢復了,心里十分欣慰。但是,又想到苦命的兒子回來卻沒飯吃了,不由得一陣心酸,便伏鍋台上嗚嗚地慟哭起來了。
老頭子詫異地回轉身來問道:"老媽媽,您哭什么呢?"
老媽媽抽泣著回答:"我可憐的兒子雨天砍柴回家卻沒飯吃了!"
"噢!您是舍不得那碗飯啊!剛才為何不留給您兒子吃呢?"
"我盤算過了,"她說,"這碗飯,留給兒子吃,可以使他充飢御寒﹔但是,讓給你吃,就能救你一命。我并不可惜這碗飯呵!沒奈何,只得委屈孩子餓一頓,年青人還能頂住的。"
老頭子聽后十分感動,就說:"好心人總會有好報的。老媽媽,你家種了几畝田呢?"
老媽媽難過地搖搖頭說:"就是門外那三畝砂質薄田啊!"
老頭子一聽,轉身直奔田里,把剛才吃下的白米飯粒都噴撒在這三畝砂質田地上。然后回頭對老媽媽說:"從今以后,你們就靠賣花為生吧!"說完,老頭子就一聳身跳進湖水中,不見了。
第二天早上,這三畝田里,乞丐所吐的飯粒,都變成肥碩多汁的花種,已經暴出綠芽來了。再過几十天,...

  • Libri.it

  • Libri.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