脴媒脙没碌脛

Title:陆冒卤K脜c掳脵脠~
Subject:FICTION Scarica il testo


金盞與百葉
 
水仙花是漳州的特產,花分單瓣、復瓣兩種﹔單瓣名叫金盞,復瓣名叫百葉,都是馳名世界的名花。漳州一帶有關水仙花的傳說很多,這里整理的就是其中的一個。
弄不清是哪朝哪代了,在漳州上南鄉里有一對青年男女,男的叫金盞,女的叫百葉﹔他們倆沒爹沒娘,靠種庄稼過日子。金盞勇敢堅毅,百葉心靈手巧,兩人正是天生的一對兒。
他們住的村后有一個大湖,湖水碧綠綠的,遠近几十里庄稼都它灌溉。大湖四周,土地肥沃,柑桔、五谷年年丰收,人們的生活過得很好。
誰知有一天半夜,大家正在睡夢里,忽然刮來一堆烏云,霎時風聲大作,雷雨交加,嚇得人們都坐在床上直打哆嗦。金盞和几個膽子大的小伙子,急急忙忙奔出門來一看,只見西南方飛來一座大圓山,"轟隆隆"一聲巨響,把整個大湖蓋得連條縫兒也找不出。
圓山落下后,上南鄉田地里的水源斷絕了,年年鬧旱災,再也聽不到人們的笑聲和歌聲了。金盞和百葉帶動大伙去挖井,挖呀挖,挖五丈深還是不見一滴水。干旱越鬧越凶,青翠的果林都枯死了,田地也都龜裂了,庄稼顆粒無收。老鄉們受不了煎熬,扶老攜幼,四處逃荒。有些人雖然勉強留下來,但也都是靠吃草根、啃樹皮過日子。大人嘆氣,嬰兒飢啼,那種慘狀實在夠傷心的。
又是一天夜晚,月兒仍然挂在高高的天空上,但鄉親們的黃瘦臉子都是緊鎖的。金盞默默地呆在枯死的果樹下,眼看著田園荒蕪,親人流離失所,眼圈就紅起來。他想起過去幸福快樂的日子,心里更加難過。
金盞正想得入神,突然頭頂上傳來輕微的聲音:"欲知湖泊遷何方,速向西南尋水源。"這聲音越來越清晰,像是老人的呼喚。金盞聽后又驚又喜,就跑去向百葉說:"我要找湖水去。"百葉望著金盞,心潮翻滾,心里許多話不知從何說起,只擦著眼淚嗚咽著說:"你放心去吧,家里我替你照顧。"
第二天清晨,天剛蒙蒙亮,金盞就扛上大斧,一路朝西南走去。百葉依依不舍地跟在后面,走了好一段路程,金盞回過頭來向百葉告別,百葉就禁不住地哭了起來。
金盞別了百葉離開家鄉,一山翻過一山,一嶺盤過一嶺,荊棘戳穿了他的鞋,寒風刮破了他的臉,他不顧一切地往前走,累昏了倒下去,倒下去又撐起來,還是向前走著、爬著。
金盞走過九十九個山嶺,踏遍了各個嶺頂的石頭,還找不到湖水的影子。他記著老人的呼喚,想起湖水,想起枯死的庄稼,又堅強起來,咬緊牙關,忍受著疼痛,又往前走﹔整整走了三天三夜,經過的地方,草木都給他身上流下的血漿染得通紅。
又過了三天,金盞翻過了許多禿山,越過了許多峭壁,終于攀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峰--白鶴峰。他低頭一看,歡喜得狂跳起來。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竟是一片綠波蕩漾的湖水,跟家鄉的一模一樣。他蹲下去舀了兩口潤潤喉,更覺心清氣順,精神百倍。這時,他樂得什么都忘了,什么痛苦飢餓都被拋到腦后,只想把湖搬回家鄉,放在原來的地方。
忽然,一陣風吹來,似乎把他吹醒了。他瞧見很多岩石,把湖水緊緊圍住,這怎么能夠把它弄回家呢?他又心急起來,在湖邊轉了一圈,想道:"只有鑿破峭壁,把湖水引到家鄉,再沒有別的辦法了。"于是,他抽出腰間的大斧,撐起身子,向著峭壁一斧一斧地猛砍,斧聲辟哩啪啦地響個不停。
日子一天天飛過,金盞一斧一斧地砍著,肚子餓了嚼嚼樹皮,口渴了潤潤露水。他從日出砍到日落,從星亮砍到星滅,從來沒有一時間歇。
冬天到了,上南鄉還是一片荒涼,金盞與鄉親們約定的日期早過了。百葉眼珠兒快望穿了,面容更加憔悴,日盼夜盼總不見金盞的影兒。她實在不能再挨下去了,拭干眼淚向親人告辭,決心找金盞去。
百葉離了家鄉,尋著金盞的腳印,一山找過一山,一嶺尋遍一嶺,翻過九十九峰,攀上白鶴峰。這時候,金盞累得只剩一絲氣兒,但還是一斧一斧地砍著峭壁。百葉遠遠望去,飛也似的跑到他跟前。金盞看見百葉趕來,眼睛一亮,露出微笑,把大斧交給她,指了指峭壁,合上眼皮就一聲不響地躺下來了。百葉望著金盞那付又黑又瘦的臉龐,兩眼早已模糊了,再看他倒下去,更加悲傷得哭不出聲。她連忙扶住他,但他再也站不起來了。
百葉伏在金盞身上大哭起來。一會兒,她抬起頭,望望那碧綠的湖水,想想遭難的家鄉,深深嘆了一口氣,拭干眼淚說道:"金盞,放心去吧!我一定要再干下去。"說完掄起大斧,咬著咀唇,朝著峭壁又一斧一斧地砍去,肚餓了嚼嚼樹皮,口渴了潤潤露水。不知過了多少日月,厚厚的峭壁已經漸漸凹下去,眼看再几斧就砍穿了,但她的力氣都已使盡,一下暈過去了。
寒冷的山風把百葉吹醒,她再睜開眼皮,振作一下,盡了最后一口氣,連人帶斧猛向峭壁扑去,忽聽"嘩啦啦"一聲,湖水涌了出來,像條銀龍似的向山下奔瀉。百葉金盞也被子瀑布直沖下去。
那滾滾的湖水,一路向上南鄉奔來,流水經過的地方,禿樹變成青翠的,田壟又是綠油油的﹔鳥兒飛回了舊窩,黃牛躺在樹蔭下搔痒。不久,逃荒的災民也歡歡喜喜地搬回家來,上南鄉又響起歌聲了。
鄉親們都回來了,可是,獨獨不見金盞和百葉,這真叫大家焦急。人們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著,有些軟心腸的人還哭著。人們都表示一定要把金盞、百葉找回來,就沿著流水找上去。
找金盞、百葉的人越來越多,快把溪岸壓崩了。大家沿著流水,繞過了九十九峰,攀上了白鶴峰,只見山峰上下罩著一層薄霧,金盞和百葉正站在龍涌泉的地方,一斧一斧地砍著峭壁。大家頓時歡呼狂跳,像第一次見到流水一樣,震得山岳嗚噢響。金盞和百葉聽到人們的呼聲,同時掉轉頭來向大家微微一笑,就雙雙被卷走了,霎時濺起了一股雪白的水柱。大家都發愣了,還來不及叫喊,水里早已騰出一朵彩云,輕輕托出兩人的影子。
那彩云愈升愈高,一眨眼就飛上天空。接著從云端里落下了兩顆閃閃發亮的東西,墜落在滾滾奔流的湖水里,化作兩朵清香扑鼻的花兒:一朵黃似金盞,一朵百葉叢開。于是,大家的心里更亮了。他們知道金盞和百葉為大伙死了,花兒就是兩人的化身。他們就把它抱在懷里,帶回家鄉,用磁盆養著,天天換上清水,供在大廳里作紀念。
不久,春天過去了,花兒凋謝了,鄉親們舍不得扔掉,把它埋在土里。隔年春天,它又開起花來,比以前更加清香、更加鮮艷。往后年年如此,越開越盛。人們想,金盞和百葉是為水犧牲的,清香的花兒又是從水里托出來的﹔...

  • Libri.it

  • Libri.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