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毛脙脦脕煤

Title:掳脳脛茂脳脫脫脌脮貌脌脳路氓脣镁
Subject:FICTION Scarica il testo


冯梦龙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薰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话说西湖景致, 山水鲜明。 晋朝咸和年间, 山水大发, 汹涌流入西门。 忽然水内有牛一头见, 深身金色。 后水退, 其牛随行至北山, 不知去向, 哄动杭州市上之人, 皆以为显化。 所以建立一寺, 名曰金牛寺。 西门, 即今之涌金门, 立一座庙, 号金华将军。 当时有一番僧, 法名浑寿罗, 到此武林郡云游, 玩其山景, 道: “灵鸳山前小峰一座, 忽然不见, 原来飞到此处。 ”当时人皆不信。 僧言: “我记得灵鸳山前峰岭, 唤做灵骛岭。 这山洞里有个白猿, 看我呼出为验。 ”果然呼出白猿来。 山前有一亭, 今唤做冷泉亭。 又有一座孤山, 生在西湖中。 先曾有林和靖已先生在此山隐居, 使人搬挑泥石, 砌成一条走路, 东接断桥, 西接栖霞岭, 因此唤作孤山路。 又唐时有刺史白乐天, 筑一条路, 甫至翠屏山, 北至栖霞岭, 唤做白公堤, 不时被山水冲倒, 不只一番, 用官钱修理。 后宋时, 苏东坡来做太守, 因见有这两条路被水冲坏, 就买木石, 起人夫, 筑得坚固。 六桥上朱红栏杆, 堤上栽种桃柳, 到春景融和, 端的十分好景, 堪描入画。 后人因此只唤做苏公堤。 又孤山路畔, 起造两条石桥, 分开水势, 东边唤做断桥, 西边唤做西宁桥。 真乃: 隐隐山藏三百寺, 依稀云锁二高峰。
 
说话的, 只说西湖美景, 仙人古迹。 俺今日且说一个俊俏后生, 只因游玩西湖, 遇着两个妇人, 直惹得几处州城, 闹动了花街柳巷。 有分教才人把笔, 编成一本风流话本。 单说那子弟, 姓甚名谁? 遇着甚般样的妇人? 惹出甚般样事?
 
有诗为证: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借问酒家何处有, 牧童遥指杏花村。
 
话说宋高宗南渡, 绍兴年问, 杭州临安府过军桥黑珠巷内, 有一个宦家, 姓李名仁。 见做南廊阁子库募事官, 又与邵太尉管钱粮。 家中妻子有一个兄弟许宣, 排行小乙。 他爹曾开生药店, 自幼父母双亡, 却在表叔李将仕家生药铺做主管, 年方二十二岁。 那生药店开在官巷口。 ”忽一日, 许宣在铺内做买卖, 只见一个和尚来到门首, 打个间讯道: “贫僧是保叔塔寺内僧, 前日已送馒头并卷子在宅上。 今清明节近, 追修祖宗, 望小乙官到寺烧香, 勿误! ”许宣道: “小子准来。 ”
 
和尚相别去了。 许宣至晚归姐大家去。 原来许宣无有老小, 只在姐姐家住, 当晚与姐姐说: “今日保叔塔和尚来请烧餐予, 明日要荐祖宗, 走一遭了来。 ”次日早起买了纸马、蜡烛、经幡、钱垛一应等项, 吃了饭, 换了新鞋袜衣服, 把答子钱马, 使条袱子包了, 逞到官巷口李将仕家来。 李将仕见了, 间许宣何处去。 许宣道: “我今日要去保叔塔烧等于, 追荐祖宗, 乞叔叔容暇一日。 ”李将仕道: “你去便回。 ”
 
许宣离了铺中, 入寿安坊、花市街, 过井亭桥, 往清河街后铁塘门, 行石函桥, 过放生碑, 迁到保叔塔寺。 寻见送馒头的和尚, 仟悔过疏头, 烧了等于, 到佛殿上看众僧念经, 吃斋罢, 别了和尚, 离寺迄逞闲走, 过西宁桥、孤山路、四圣观, 来看林和靖坟, 到六一泉闲走。 不期云生西北, 雾锁东南, 落下微微细雨, 渐大起来。 正是清明时节, 少不得天公应时, 催花雨下, 那阵雨下得绵绵不绝。 许宣见脚下湿, 脱下了新鞋袜, 走出四圣观来寻船, 不见一只。 正没摆布处, 只见一个者儿, 摇着一只船过来。 许宣暗喜, 认时正是张阿公。 叫道: “张阿公, 搭我则个! ”老儿听得叫, 认时, 原来是许小乙, 将船摇近岸来, 道: “小乙官, 着了雨, 不知要何处上岸? 许宣道: “涌金门上岸。 ”这老儿扶许宣下船, 离了岸, 摇近丰乐楼来。
 
摇不上十数丈水面, 只见岸上有人叫道: “公公, 搭船则个! ”许宣看时, 是一个妇人, 头戴孝头舍, 乌云畔插着些素钡梳, 穿~领白绢衫儿, 下穿一条细麻布裙。 这妇人肩下一个丫鬓, 身上穿着青衣服, 头上一双角害, 戴两条大红头须, 插着两件首饰, 手中捧着一个包儿要搭船。 那老张对小乙官追: “, 因风吹火, 用力不多’, 一发搭了他去。 ”许宣道: “你便叫他下来。 ”者儿见说, 将船傍了岸边。 那妇人同丫罚下船, 见了许宣, 起一点朱唇, 露两行碎玉, 深深道一“个万福。 许宣慌忙起身答礼。 那娘子和丫授舱中坐定了。 娘子把秋波频转, 瞧着许宣。 许宣平生是个老实之人, 见了此等如花似五的美妇人, 傍边又是个俊俏美女样的丫鬟, 也不免动念。 那妇人道: “不敢动问官人, 高姓尊讳? ”许宣答道: “在下姓许名宣, 排行第一。 ”妇人道: “宅上何处? ”许宣道: “寒舍住在过军桥黑珠儿巷, 生药铺内做买卖。 ”那娘子问了一口, 许宣寻思道: “我也问他一间。 ”起身道: “不敢拜问娘子高姓, 潭府何处? ”那妇人答道: “奴家是白三班白殿直之妹, 嫁了张官人, 不幸亡过了, 见葬在这雷岭。 为因清明节近, 今日带了丫鬟, 往坟上祭扫了方口, 不想值雨。 若不是搭得官人便船, 实是狼狈。 ”又闲讲了一口, 迄迟船摇近岸。 只见那妇人道: “奴家一时心忙, 不曾带得盘缠在身边, 万望官人处借些船钱还了, 并不有负。 ”许宣道: “娘子
自便, 不妨, 些须船钱不必计较。 ”还罢船钱, 那雨越不祝许宣挽了上岸。 那妇人道: “奴家只在箭桥双茶坊巷口。 若不弃时, 可到寒舍拜茶, 纳还船钱。 ”许宣道: “小事何消挂怀。 ...

  • Libri.it

  • Libri.it